「熟人局」综艺还能活多久?

 2024-06-11 阅读:697 点赞:431

2024年6月10日刊|总第2387期

“这是‘春晚房’,我待在春晚都出不去了!”

“你现在已经翻红了,再不用翻身了。”

“再远有咱们追梦的路远吗?”

还是熟悉的自我调侃,翻红两年的再就业男团,带着《快乐老友记2》回归。

可惜这一次热度不佳。目前灯塔正片播放市占率最高为5.77%,猫眼全网热度最高值仅7071.17。要知道,第一季上线首日时,猫眼全网热度高达9426.46,从网络影响力的角度,这两者几乎差出了两季《桃花坞》的水平。

同一时期,另一档熟人综艺《哈哈哈哈哈4》(以下简称五哈4)刚刚收官。《五哈4》可以称为本赛季表现最强的熟人局 旅游 游戏类综艺,共斩获53次爱奇艺站内热度日冠、69次腾讯热度日冠。4月、5月的云合数据正片有效播放市场占有率达11.6%和9.7%,始终领跑市场。

但《五哈》系列也经历了一番艰难探索才有如此成绩,第一季横空出世,第二季表现平平,近两年才挖掘出更具自身气质的独特风格与新玩法。6.4 - 5.0 - 7.4 - 7.6,逆势上涨的评分也证明了观众的认可。

《快乐老友记2》的遇冷与《五哈4》的逆袭,一定程度上揭开了“熟人局”综艺模式进退两难的尴尬处境

继2022年《欢迎来到蘑菇屋》《快乐再出发》接连爆火,翻红的0713男团带火“熟人局”概念后,许多原生关系被挖掘出来,制作成综艺IP,熟人综艺一度井喷式出现,重新唤醒综艺市场的生命力。

如今两年已过,新模式尚未诞生,熟人局IP如何避免“富矿”被挖空,成为新阶段该类综艺面临的危机。

老梗连轴转两年

“再就业IP”还能打吗?

相比第一季《快乐老友记》,本季在诚意上下足了功夫。

首期节目录制于《欢迎来到蘑菇屋》开播两周年之际;坐落于青山铺的小家全新升级;六人在上一季末尾许下的新年心愿被节目组一一实现;本季六人都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单间,总冠名商华莱士赞助卧室软装资金,供他们自行发挥。

令人遗憾的是,诚意没能换来对等的数据成绩。

预期落空,一方面可能源于“0713男团”两年来高强度综艺曝光造成的新鲜感不再。

自2022年《欢迎来到蘑菇屋》播出后,陈楚生、苏醒、王栎鑫、王铮亮、张远、陆虎六人作为常驻嘉宾的综艺就有团综《快乐再出发》《快乐回来了》《快乐老友记》,腾讯视频的《来看我们的演唱会》,以及今年的《全员加速中·对战季》。

此外,哥哥们还曾集体参与过《你好星期六》《密室大逃脱IP对撞季》《种地吧》《我想和你唱》《今晚开放麦》等节目录制,《披荆斩棘》《奔跑吧》《时光音乐会2》《经典咏流传》《极限挑战·宝藏行》《朝阳打歌中心》等各大卫视平台的热门综艺,也留下了部分成员的身影。

打出“0713男团”概念的综艺节目,保守计算超过20档。

另一方面,不是所有的综艺都最大程度地发挥出“再就业男团”IP效果,背离初心的尝试反而会消耗IP价值

去年,张楚生、苏醒、王栎鑫、张远参加融创旅行体验类综艺《来活了兄弟》。有别于旅行团综《快乐再出发》,这档节目流程更明晰,行程也更满。可问题也出在此,流程化的节奏、浅尝辄止的人文互动反而框住了“熟人局”的可能性。8.1的评分虽然不低,但相比9分 的六人团综,还是稍显平庸。

而今年芒果TV推出的《全员加速中·对战季》,哥哥们跳出他们擅长的音乐、生活类节目舒适区,沉浸式参与生存挑战。但节目在概念设定、赛制公平性上未能满足观众期待,至今尚未在豆瓣开分。

进一步,跨类型综艺难以发挥“再就业男团”的综艺感优势;退一步,音乐/聊天/自由发挥的节目又面临新意危机。“离婚梗”“春晚梗”“冠亚梗”连讲两年,不知还能奏效几何。

此外,再就业男团走红必然要面对多方审视与争议。例如年初春晚探班直播中,其他五人都穿红色西装,苏醒独穿休闲装,被嘲为“0713有自己的上春山”;前几天陆虎在直播中调侃自己偷偷给张远起的外号,也引发大量唯粉不满,撕上热搜(实际上是虎子帮远cue商务露出)。

两年来综艺届的高强度曝光,让哥哥们褪去曾经“糊人乍红”的惊喜,观众的新鲜度不复从前,彼此打趣的言语边界也不断收缩。综艺效果枯竭的压力,传递到了再就业男团每个人身上。

选对熟人关系

就能成就好综艺?

纵观内娱综艺发展,“熟人局”模式其实不算新鲜。

2017年,黄磊、何炅坐镇的《向往的生活》有三餐有朋友,惬意的田园生活让这档节目成为慢综艺的范本。《极限挑战》的“极限男人帮”,早在拍戏时熟识,老熟人凑在一起玩游戏,奠定了节目前四季的高口碑。

近几年,“熟人局”成了综艺一大热门品类,不仅有发展多年的成熟综N代,也有许多全新的节目。

前者如以邓超、陈赫、鹿晗为核心成员的《五哈》系列,周迅和阿雅担任发起人的《很高兴认识你》;后者则有以沈月、王敬轩、吴宇恒、周彦辰为核心的《快乐的大人》,沈腾和朋友们的《现在就出发》,院人旅综《跳进地理书的旅行》,魏大勋、郭麒麟、毛不易的旅综《我们仨》,以张颂文为核心的《灿烂的花园》等等。

表现最亮眼的当属《五哈》,节目导演曾透露,这档节目的诞生就是因为邓超、鹿晗、陈赫想出去玩

《五哈》系列走过四季,也曾遇到瓶颈期。评分只有5.0的第二季暴露了超赫鹿固定三人组的弊端,没有“冒犯”、没有意外,剩下就是无聊。无聊的综艺等于毫无价值。

总监制王征宇曾向媒体表示:“原来《五哈》的人员结构里比较缺憾的一个地方在于,邓超是节目的单核,只有陈赫是能够冒犯他的,其他的都是小辈。”

转折发生在第三季,随着宝石老舅、王勉和范志毅(意外)加入,六人形成了一环扣一环的互怼关系,综艺效果便发挥到极致

本季名场面莫过于玩拍手游戏,8个人轮番互打,在陈赫反复捣乱耍赖的时候,邓超反手就是一巴掌抽在陈赫脸上,把所有人都笑呆了。这是只有足够熟悉的朋友间才玩得出来的节目效果,也成了本季的名场面之一。

五哈团为鹿晗过生日的场景也令人动容。兄弟们偷偷准备惊喜,在蛋糕上写下祝福,还为他唱起自己写的歌,“鹿晗鹿晗,永远不要为难。每一个你不敢坐的航班,都有兄弟们来相伴。”

嘉宾选得好,节目便成功一半。但熟人综艺在嘉宾方面的优势,有时候让人忽略节目制作后半程的难度。

有的节目内容与嘉宾契合度不够,没能最大化体现嘉宾及其关系的魅力。例如集结郭麒麟、毛不易、魏大勋三大综艺“显眼包”的《我们仨》,安排浮潜项目却没考虑到郭麒麟怕水的情况,郭麒麟反复推脱,魏大勋和毛不易在一旁也很尴尬。

内容过于贴近嘉宾本色,可能造成观众对嘉宾的祛魅。芒果TV围绕张颂文打造的《灿烂的花园》,主打无剧本即兴发挥。可惜节目中张颂文与花店老板砍价的片段被观众说“太抠”,走到哪讲到哪的行为也被部分网友指责“太过说教”“爹味重”。

不是每档旅行 游戏都能做成《五哈》,也不是凑一桌快男快女就能复制《快乐再出发》。

熟人综艺的关键在于,设置与嘉宾调性相符的内容。唯有根据嘉宾特点、彼此关系的不同之处,差异性、有针对性地设计内容,才能让观众看到原生关系的魅力之处,让熟人局的温暖底色直抵观众内心。

没有永远的熟人综

但永远有熟人综

相比于其他品类综艺,“熟人局”不用像迷综那样做大量前期准备工作,也没有过高制播技术方面的要求,只要把控好内容质量,很容易赚到观众吆喝,甚至实现以小博大。

目前市面上大部分熟人综艺,都以嘉宾粉丝为核心受众群体,只要抓住粉丝们爱看什么,不出什么意外,就能保住较高的口碑。例如去年《快乐的大人》、两季《跳进地理书的旅行》都是评分过9的高分团综,《很高兴认识你》前两季评分分别为8.1、8.5分,越做越好。

商业化方面,熟人综艺也容易“多点开花”。

一是因为嘉宾及其关系大多有其固定的受众群,人在,则观众在,更容易招到商。就拿再就业男团的《快乐老友记》来说,两季节目均由华莱士冠名,赞助商都有四家,数量上持平。品类方面以食品和家居日用品为主,植入方式也十分具有场景感,不会太突兀。

二是热度助力嘉宾参加其他节目,或推新的衍生节目,原生关系在新场景中得以拓宽、延续,并反哺原综艺IP,形成正向循环。例如《花儿与少年5》爆火后,芒果TV紧随热度打造《花儿与少年·好友记》,让“北斗七行”与往季“花少团”成员共同旅行。

其三,广告商定制综艺。《快乐再出发1》播出后,淘宝直播官方APP点淘出品《快乐回来啦》,邀请再就业男团六人回到浙江象山,体验“公益主播”就业新方向。

其四,熟人综艺可以依托高粘性的粉丝群体,进行直接To C的商业化尝试。过去一年里再就业男团的哥哥们陆续办起个人巡演;《闪亮的日子》《快乐再出发》《朝阳打歌中心》曾联合咖啡店推出线下综艺周边;《种地吧》的“十个勤天”男团也多次尝试直播带货。

由此可见,熟人综艺无论从观众角度还是商业角度,都有很大的发展空间。可以期待,未来有更多品类丰富、调性各异的熟人综艺出现。

每一组熟人关系都是特别的,一组固定的关系难免会有“富矿”挖空的时候。去年,录了七季的《向往的生活》宣布停播。老牌IP“及时止损”,让人不免对熟人综艺的长期主义打上问号。

一段有价值的熟人关系如何最大程度开发,眼下《五哈4》的成功告诉我们,可以通过增加新成员来改变关系结构,让走向衰颓的IP重焕新生。

而再就业男团的团综演变提供了另一种思路,从音乐 旅行的《快乐再出发》到固定场景的《快乐老友记》,为原生关系找到与之相配的新品类,从而延续IP生命力。未来再就业男团能否又如何渡过危机,我们且行且看。

再退一步讲,观众总是喜新厌旧的。在源源不断有新人涌入的娱乐圈,总会有源源不断的新原生关系等待挖掘。

文| 罗乐

编辑| 子路

注:全文图源网络

-END-

 用户评论

 正在加载
返回顶部